《冯谖客孟尝君》一文中,“冯谖”是什么身份?

“我什么特长都没有.”冯谖摇摇头,”只是听说您招贤纳士,我家里又穷得揭不开锅,所以想来您门下混口饭吃.”

冯谖是谁的门客_冯谖是个怎样的人_冯谖客孟尝君的故事

猎历史网 – www.373cn.com/2018-09-14/ 分类:历史名人/阅读:
孟尝君田文养有门客数千人,其中最为出类拔萃的人物名叫冯谖。
这个冯谖是齐国人,家里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。正发愁时,他听说孟尝君在广招门客,就穿着草鞋找上门去,请求收留。
孟尝君看见穷困潦倒的冯谖,眉头一皱,问道:客人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吗?
我一无 … 孟尝君田文养有门客数千人,其中最为出类拔萃的人物名叫冯谖。

这个冯谖是齐国人,家里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。正发愁时,他听说孟尝君在广招门客,就穿着草鞋找上门去,请求收留。

孟尝君看见穷困潦倒的冯谖,眉头一皱,问道:“客人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吗?”

“我一无所好。”冯谖想也没想就说。

孟尝君一愣,又问他:“那客人你有什么特长吗?”

“我什么特长都没有。”冯谖摇摇头,“只是听说您招贤纳士,我家里又穷得揭不开锅,所以想来您门下混口饭吃。”

“只要来投奔我的,我一视同仁。”孟尝君笑了笑,说,“你就留下来吧。”

图片 1

然而,孟尝君所谓的“一视同仁”,指的只是接纳门客的门槛低,凡是来的人都赏口饭吃,但具体到门客队伍中,还是分作三六九等,享受不同待遇的。像冯谖这样没钱没名气没本事的“三无”之人,当然被划为最下等的宾客,住的是集体宿舍,吃的都是盒饭。

过了几天,孟尝君偶然想起了那个自称无能的冯谖,就问身边人:“冯谖这些天在干什么?”

手下人禀报道:“冯先生穷得清洁溜溜的,随身只有一把长剑。每天晚上,他就靠着柱子看着星空,一边弹着他的剑,一边唱歌。唱的是:‘长剑啊长剑,我们一起离开吧,这里吃饭没有鱼。’”

“给他提高伙食标准,要有鱼有肉。”孟尝君被冯谖的举动逗乐了。

几天以后,孟尝君又问起冯谖的近况。

“他还是在唱歌,只是歌词改了,现在唱的是:‘长剑啊长剑,我们一起离开吧,这里出门没车坐。’”

“给他配车,再把他迁到单人公寓去。”

图片 2

孟尝君想,这次你总没话说了吧。然而又过了几天,下人气呼呼地报告说:“冯谖还在唱歌!”

“是吗,他这回唱的又是什么呢?”

“冯谖真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!他这回唱的是:‘长剑啊长剑,我们一起离开吧,这里的工资低,没法养家。’”

孟尝君听了也有些不快,但为了塑造自己不爱财,只爱才的形象,他还是发给冯谖一笔津贴,让他去养家里的老娘。

从此,冯谖安心待在孟尝君门下,再也不唱歌了。

时间过去了一年多,孟尝君的门客越养越多,为了供养那几千张嘴,富甲一方的孟尝君也觉得入不敷出。无奈之下,孟尝君在他的封地薛邑干起了放高利贷敛财的“生意”。但是薛邑百姓以贫者居多,无力还债,放出去的很多钱成了要不回来的死账烂账。

眼看着给门客的工资快发不起了,孟尝君很着急,便发出通知:“门客中有谁能把这些债收回来?”

图片 3

冯谖终于等到回报孟尝君的机会,托人传话说:“我能!”

孟尝君却早已忘了冯谖,疑惑地问左右:“这人是谁啊?”手下的人说:“就是唱‘长剑啊长剑,我们离开吧’那位。”

孟尝君又笑了,说:“我就猜他是个有能力的人,以前的样子都是他装出来的。”

于是,孟尝君把冯谖请来,向他致歉:“我田文倦于政事,很久没有拜见先生,现在先生不怪罪我,还愿意帮我收债吗?”

“我愿意。”冯谖一口答应,便驾车去了。到了薛邑,冯谖按照正常程序要回了一小部分欠款。但他并没把这笔款项送回,而是拿这些钱买了肥牛和好酒,宰牛炖肉,大摆筵席,召集所有的欠债人都来赴会。

宴会上,大家正饮酒吃肉时,冯谖就拿着契据走到席前一一核对,有能力还债的,就给他定下还款期限;穷得不能付息的,就取回他们的契据,当众一把火烧了。

所有人都被冯谖的举动惊呆了。冯谖趁机向大家发表演讲:“孟尝君之所以贷款给大家,就是给没钱的人提供资金从事生产;他之所以向大家索债,是因为没有钱财供养宾客了。但如今孟尝君格外开恩,把贫穷人家的债务全部免除。

有这样的封邑主人,你们日后肯不肯背弃他呢?”在座的人无不感激孟尝君的恩德,都跪地磕头,发誓绝不背弃孟尝君。

图片 4

另一边,孟尝君听到冯谖烧毁契据的消息,气得快发疯了。等冯谖一回来,孟尝君就厉声责问他:“我派你去收欠债,你却拿收来的钱大办宴席,还把穷人的契据烧掉了。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是这样的。如果不办宴席就不能把欠债人全部集合起来,也没法了解谁富裕谁贫穷。实在穷得不行的,我就假借您的名义免了他们的债务。”冯谖淡定地回答,“那些赤贫人家,无论怎么催逼也还不上债,利息越滚越多,最后他们只能举家逃亡。

到那时候,您的这些借据、账本不都毫无用处了吗?我烧掉这些无用之物,是为了让薛邑百姓感激您、爱戴您,彰扬您的好名声啊。”

孟尝君嘴上找不出话来反驳,但心里还是不痛快,一摆手说:“别再讲了,你退下吧。”

数年以后,齐湣王认为孟尝君的名头太响又专权,便废除了他齐国相国之位,孟尝君只好灰溜溜地回封地薛邑去。当他离薛地还有百里时,乡民们就扶老携幼,赶在半路上迎接他。孟尝君高兴地对冯谖说:“先生当年为我在薛邑广施恩德,今天终于看到效果了。”

“狡兔三窟,方能保命。”冯谖说,“您现在只有薛地一个洞,还不能高枕无忧,我愿意再为您挖两个洞。”

随后,冯谖为孟尝君前往魏国,说动魏王聘孟尝君为魏相。接着,冯谖又面见齐王,向他说明一旦孟尝君被他国所用,对齐国将有巨大的危害。齐王无奈,只得向孟尝君谢罪,恢复了他的官位,还给他增加了千户封邑。

孟尝君之所以能在内有齐王猜忌,外有列强环伺的险恶环境下安享几十年尊荣富贵,冯谖的筹谋划策当为首功。

这么霸气的故事,却有个悲惨的结局。

时间过去了一年多,孟尝君的门客越养越多,为了供养那几千张嘴,富甲一方的孟尝君也觉得入不敷出.无奈之下,孟尝君在他的封地薛邑干起了放高利贷敛财的”生意”.但是薛邑百姓以贫者居多,无力还债,放出去的很多钱成了要不回来的死账烂账.

回答:

“是这样的.如果不办宴席就不能把欠债人全部集合起来,也没法了解谁富裕谁贫穷.实在穷得不行的,我就假借您的名义免了他们的债务.”冯谖淡定地回答,”那些赤贫人家,无论怎么催逼也还不上债,利息越滚越多,最后他们只能举家逃亡.到那时候,您的这些借据/账本不都毫无用处了吗?我烧掉这些无用之物,是为了让薛邑百姓感激您/爱戴您,彰扬您的好名声啊.”

回到齐国后,冯谖故意将魏王要迎接孟尝君的消息走漏出去。齐王听到了,十分害怕,于是写信向孟尝君赔礼道歉并请他复出。冯谖又劝孟尝君趁机向齐王请求将宗庙设在他的封城薛城,齐王最终答应了。宗庙建成后,冯谖告诉孟尝君,大功告成,以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此后,孟尝君在齐国为相数十年,没有遭遇到大的祸患,都是冯谖的功劳。

孟尝君之所以能在内有齐王猜忌,外有列强环伺的险恶环境下安享几十年尊荣富贵,冯谖的筹谋划策当为首功.

冯谖有三个身份。在未遇到孟尝君之前,冯谖是一个贫困户,穷得连饭都吃不上。

“狡兔三窟,方能保命.”冯谖说,”您现在只有薛地一个洞,还不能高枕无忧,我愿意再为您挖两个洞.”

其他门客对此非常妒忌。

从此,冯谖安心待在孟尝君门下,再也不唱歌了.

《史记索隐》记载:“纪年以为梁惠王后元十三年四月,齐威王封田婴于薛。十月,齐城薛。”

宴会上,大家正饮酒吃肉时,冯谖就拿着契据走到席前一一核对,有能力还债的,就给他定下还款期限;穷得不能付息的,就取回他们的契据,当众一把火烧了.

齐宣王亲自到城郊迎接,两人相对而泣。

孟尝君想,这次你总没话说了吧.然而又过了几天,下人气呼呼地报告说:”冯谖还在唱歌!”

司令很讽刺却无法反驳的回答:就算是一张卫生纸,一条内裤都有它本身的用处。

过了几天,孟尝君偶然想起了那个自称无能的冯谖,就问身边人:”冯谖这些天在干什么?”

《战国策》记载:“梁使三反,孟尝君固辞不往也。齐王闻之,君臣恐惧,遣太傅赍黄金千斤,文车二驷,服剑一,封书谢孟尝君曰:“寡人不祥,被于宗庙之祟,沉于谄谀之臣,开罪于君,寡人不足为也,愿君顾先王之宗庙,姑反国统万人乎?”冯谖诫孟尝君曰:“愿请先王之祭器,立宗庙于薛。”庙成,还报孟尝君曰:“三窟已就,君姑高枕为乐矣。””

“给他提高伙食标准,要有鱼有肉.”孟尝君被冯谖的举动逗乐了.

齐善辩到了临淄,齐宣王早就藏着一肚子怒气等着。

 孟尝君田文养有门客数千人,其中最为出类拔萃的人物名叫冯谖.

田婴在这件事立下大功,那前面的功劳自然也归他了,齐威王深为倚重信赖,封他为靖郭君,并将薛地分封给田婴。

“我一无所好.”冯谖想也没想就说.

冯谖是一块广告牌

传说孟尝君有门客(含食客)3000人,古人比较喜欢夸张,估计有几百人而已。但是这也不容易了,绝大多数都是“鸡鸣狗盗”之徒,没啥用处。孟尝君为什么要养这么多闲人?当然偶然当谋士用一下也是有的,但是真的只是偶然,你不觉得成本太高了?是的。他并不是以“用”他们为目的,而是养他们给别人看为目的,最终目的是为了体现自己的“义”。

说到这里,应该明白了。冯谖这个人物,看上去又没本事又要求多多,难伺候,但是孟尝君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满足他,说明了什么?说明孟尝君“大仁大义”!!这才是关键。

所以,冯谖其实是一块广告牌,广告的内容反映了孟尝君田文为代表的战国贵公子的仁义品格。但是问题又来了,这个广告,做给谁看?
图片 5

“冯谖真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!他这回唱的是:‘长剑啊长剑,我们一起离开吧,这里的工资低,没法养家.’”

冯谖的最后一个身份是“士”。后来,孟尝君问属下门客,有谁会管账,想让他代替去自己的封地—薛城收账,冯谖自告奋勇前往。来到薛城后,冯谖假传老孟的旨意,私自将乡民所欠的巨款一笔勾销,然后回去领命。孟尝君责怪他,冯谖解释到,他这样做是为了给老孟买一个“义”字。后来,孟尝君被贬官,回到封地后,大大小小的乡民都出来迎接他。孟尝君很感动,对冯谖说:“今天我才知道了你当初买来的义是何等珍贵!”

孟尝君又笑了,说:”我就猜他是个有能力的人,以前的样子都是他装出来的.”

战国时,孟尝君以好养门客闻名,当时齐国有一人叫冯谖,因为贫穷而难以温饱,想寄居于他的门下做食客,他就问冯谖有何好有何能?听到冯谖说自己无好无能后,他没有拒绝,反是笑着接受了。

所有人都被冯谖的举动惊呆了.冯谖趁机向大家发表演讲:”孟尝君之所以贷款给大家,就是给没钱的人提供资金从事生产;他之所以向大家索债,是因为没有钱财供养宾客了.但如今孟尝君格外开恩,把贫穷人家的债务全部免除.有这样的封邑主人,你们日后肯不肯背弃他呢?”在座的人无不感激孟尝君的恩德,都跪地磕头,发誓绝不背弃孟尝君.

田婴劝阻:“大王看我不顺眼很久了,你此去必死无疑,还是不要去了!”

数年以后,齐湣王认为孟尝君的名头太响又专权,便废除了他齐国相国之位,孟尝君只好灰溜溜地回封地薛邑去.当他离薛地还有百里时,乡民们就扶老携幼,赶在半路上迎接他.孟尝君高兴地对冯谖说:”先生当年为我在薛邑广施恩德,今天终于看到效果了.”

田文听了嘴上也没说什么,心中却很不高兴,从此再不给冯谖安排差事。

孟尝君一愣,又问他:”那客人你有什么特长吗?”

天下贤士很快慕孟尝君大名而来,竟然多达几千人,当然其中也有很多吃闲饭的。

于是,孟尝君把冯谖请来,向他致歉:”我田文倦于政事,很久没有拜见先生,现在先生不怪罪我,还愿意帮我收债吗?”

03

冯谖客孟尝君

于是梁王遣使者带黄金千斤,车辆百驾去聘请孟尝君到魏国为相,使臣前往三次,他坚决推辞没去。

孟尝君听了也有些不快,但为了塑造自己不爱财,只爱才的形象,他还是发给冯谖一笔津贴,让他去养家里的老娘.

孟尝君便安排冯谖住下,下人们对冯谖非常瞧不起,便粗茶淡饭的伺候。

孟尝君嘴上找不出话来反驳,但心里还是不痛快,一摆手说:”别再讲了,你退下吧.”

见此情景的他对冯谖说:“您为我买的仁义,我今天见识到了”,冯谖说:“狡兔有三窟,才能免于死患,您现在只有一窟,我得再挖两窟,您日后才能高枕无忧”。

“只要来投奔我的,我一视同仁.”孟尝君笑了笑,说,”你就留下来吧.”

田婴听闻齐善辩说服齐宣王让自己复职,于是穿上齐威王赏赐的衣服,佩戴宝剑回到临淄。

图片 6

孟尝君没有驱逐他们,相反继续以礼相待。

“是吗,他这回唱的又是什么呢?”

齐王同意,从此薛地和齐国宗室紧密相连,齐湣王打消了夺取孟尝君封地的念头。

“他还是在唱歌,只是歌词改了,现在唱的是:‘长剑啊长剑,我们一起离开吧,这里出门没车坐.’”

自田婴回到临淄之后,田文在薛地替父亲打理家务,以丰厚的待遇招揽各国的贤士和犯罪逃亡的人,不分贵贱一律平等相待,在门客的帮助下渐渐地掌握了家中的大权,后来顺利地接替了父亲的爵位。

随后,冯谖为孟尝君前往魏国,说动魏王聘孟尝君为魏相.接着,冯谖又面见齐王,向他说明一旦孟尝君被他国所用,对齐国将有巨大的危害.齐王无奈,只得向孟尝君谢罪,恢复了他的官位,还给他增加了千户封邑.

田婴命人将齐善辩搬到了上等公寓,让长子给齐善辩驾车,伺候他吃饭。

几天以后,孟尝君又问起冯谖的近况.

齐湣王对孟尝君说道:“先王之臣,寡人不敢以为臣。”

孟尝君看见穷困潦倒的冯谖,眉头一皱,问道:”客人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吗?”

他劈头都是一句:我还以为国家把我忘了。

“给他配车,再把他迁到单人公寓去.”

孟尝君下车亲切接见百姓,百姓们都感恩戴德说道:“感谢您免去了我们的赋税。”

另一边,孟尝君听到冯谖烧毁契据的消息,气得快发疯了.等冯谖一回来,孟尝君就厉声责问他:”我派你去收欠债,你却拿收来的钱大办宴席,还把穷人的契据烧掉了.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冯谖当天返回孟尝君府邸,恰巧被孟尝君碰到,孟尝君很奇怪地问道:“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买的什么东西?”

这个冯谖是齐国人,家里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.正发愁时,他听说孟尝君在广招门客,就穿着草鞋找上门去,请求收留.

冯谖对孟尝君说道:“兔子狡猾所以有三个窝,现在不过有一个死窝而已,请允许我为主公凿开另外两个窝。”

然而,孟尝君所谓的”一视同仁”,指的只是接纳门客的门槛低,凡是来的人都赏口饭吃,但具体到门客队伍中,还是分作三六九等,享受不同待遇的.像冯谖这样没钱没名气没本事的”三无”之人,当然被划为最下等的宾客,住的是集体宿舍,吃的都是盒饭.

冯谖拜见魏惠王:“孟尝君已经被齐国罢黜,这样的大贤哪个国家得到便能转弱为强。大王千万不可落后。”

眼看着给门客的工资快发不起了,孟尝君很着急,便发出通知:”门客中有谁能把这些债收回来?”

n

冯谖终于等到回报孟尝君的机会,托人传话说:”我能!”

图片 7

手下人禀报道:”冯先生穷得清洁溜溜的,随身只有一把长剑.每天晚上,他就靠着柱子看着星空,一边弹着他的剑,一边唱歌.唱的是:‘长剑啊长剑,我们一起离开吧,这里吃饭没有鱼.’”

靖郭君田婴与齐宣王素来不合,被齐王免去了相国职位,多数门客见田婴失势而离去,只有齐善辩等少数人跟着田婴回到薛城。

孟尝君却早已忘了冯谖,疑惑地问左右:”这人是谁啊?”手下的人说:”就是唱‘长剑啊长剑,我们离开吧’那位.”

冯谖是门客(谋士)身份。

“我愿意.”冯谖一口答应,便驾车去了.到了薛邑,冯谖按照正常程序要回了一小部分欠款.但他并没把这笔款项送回,而是拿这些钱买了肥牛和好酒,宰牛炖肉,大摆筵席,召集所有的欠债人都来赴会.www.gs5000.cn

冯谖到了薛地跟债主认真核对账目,然后假传孟尝君的命令烧毁债券,免去所有租税,薛地百姓纷纷高呼:“孟尝君万岁!”

结局是,凌凌漆砍死了司令。

冯谖为孟尝君出谋划策,对得起老孟给他的待遇,自己也成了老孟的左膀右臂,即老孟身边的真正的“士”。

图片 8

总结一下

所以冯谖作为“贫乏不能自存”者也罢,作为“寄食门下”者也罢,作为孟尝君谋士也罢,都是幌子,他真正的身份就是一个纵横家,小说家,谋臣说客的广告牌。

回答:

这本课文我记得是学过的,不过忘记了高中还是大学语文,因为不是考试重点,所以老师没怎么讲。不过因为狡兔三窟一词,以及主人公得寸进尺的形象,印象倒也颇为深刻。

课文出自《战国策·齐策四》,从标题可以看出,客,译为做客。所以冯谖(xuan)是孟尝君的门客之一。

冯谖,生卒年不祥,有文化也很有眼光,不过家境贫寒又声名不显,寒门才子的典范吧。话说这个冯谖,穷的叮当响,所以毛遂自荐去给孟尝君当门客,孟尝君问其能力,他回答无德无才无名,孟尝君也是笑笑就接纳了他,或许认为他够诚实够谦虚吧,而之后当了门客,又一再得寸进尺到处抱怨要鱼肉要车马还要金银养家,结果都一一满足了,当时感觉这个冯谖脸皮够厚。感慨孟尝君除了有钱之外,更多的是待人真大方。
图片 9

成语狡兔三窟是他创造的,孟尝君买义这个典故就跟他有关。这个人当门客时又毛遂自荐去收租收债,这可是一个捞油水的肥差,孟尝君能够交给他也是侧面反映孟尝君用人不疑啊。结果冯谖跑到孟尝君封地薛邑后,对百姓说了一通大道理,把所有的债务一笔勾销,也是洒脱。回来更是忽悠孟尝君,说是为其买仁义。跟孟尝君祖上田常做法差不多,田常为代齐,用大斗出小斗进的方法邀买人心。孟尝君一分未得,居然没有追究。再一次证明孟尝君够大度。当时就感慨:你这战国策怎么回事啊,到处拐着弯夸赞孟尝君大义,是他后人写的吧。

后来的事情就是冯谖的舞台了,因为孟尝君被齐愍王冷落,宾客大多离他而去,而冯谖却知恩图报,为孟尝君到处活动。先是做出孟尝君相魏的假象来抬高身价,又让孟尝君拒绝魏使的三顾茅庐而彰显其忠义。果然让孟尝君东山再起,得到齐王重视。更是让孟尝君掌管齐国祭器跟宗庙。从而真正形成狡兔三窟,而后更是却说孟尝君不计前嫌厚待旧门客。到了这里,可以说冯谖已经由一个不起眼的门客,变成孟尝君最重要的谋士了,冯谖是一匹千里马啊,只有遇到了孟尝君这样子的能人才有施展才华的舞台啊。冯谖和孟尝君,也成为了了孟尝君尊贤重士,冯谖知恩图报的美谈。

回答:

图片 10
诚谢悟空邀答。

好吧,我就按现代方式回答这个问题。

齐国孟尝君是战国有名赫赫战国四公子,开了一家个人公司,在国际上很有名望,需要招收很多人才。

无业游民冯谖看到机会,就投上简历前来招聘。大家问他有何专长,有何才艺,冯谖摇摇头,低声说:啥都没有。众人大怒,滚!哪里来的哪里去?也不撒泡尿照照敢来我公司混,我公司可是全世界前500强前五强。
图片 11

正在此时,董事长孟尝君田文正好路过,听见争吵,叫住要离开的冯谖,注视了一会,说了句`留下吧。

从此,冯谖就在孟氏公司打工。

老板就是老板,眼光是有异于常人的。
图片 12

这冯谖最后竞混成孟氏公司核心人物,可以说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因为孟氏公司在几个生死关健之处,都是冯谖出谋划策救活了公司。因此大董事长提拔冯缓成了副董事长,听说股份都占了百分之三十多。

打工仔冯谖也成了百万翁。
图片 13

回答:

在未遇到孟尝君之前,冯谖是一个穷书生,穷得连饭都吃不上。

为了生计,冯谖来到孟尝君门下谋生,便当起了门客。孟尝君问他有什么爱好,冯谖答,“没有”。孟再问他有什么才能,孟尝君说:“啥都不会”。孟尝君没有说什么,供其吃穿用度。但是,冯谖并不满足,开始各种牢骚。先是说饭菜不好吃,孟尝君听到后,便改善了他的伙食。冯谖仍不满足,过了段时间又开始抱怨,自己出门没有车坐,在这里工作照顾不了家里。孟尝君知道他家一个老母后,便叫人承担了她母亲生活费用。从此,冯谖才没有了怨言。这个时期,冯谖完全是吃孟尝君用孟尝君的,什么事都没做,他和其他人一样是寄宿在孟尝君这里。有一次,孟尝君想找个会管账的替去自己薛城收账,冯谖自告奋勇前往。来到薛城后,冯谖私自将乡民所欠的巨款一笔勾销,然后回去复命。孟尝君非常生气,冯谖解释说:“他这样做是为了给孟尝君买一个“义”字。”后来,孟尝君被贬官,回到封地后,大大小小的乡民都出来迎接他。孟尝君很感动,那时他才知道冯谖的用意。

孟尝君命人给冯谖配了车。

01

不久后,他第三次弹剑而歌:“长剑我们回去吧!我没有能力养家”,左右的人都认为他贪心不足,孟尝君询问此事后,知道他家中有老母亲一人,然后就派人给他母亲送吃用的,从这以后,冯谖不在唱歌。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