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奇故事_游侠堂吉诃德

十六世纪末,在西班牙南部一个名叫拉曼却的乡村里,有个一爱一看骑士小说的绅士,他年纪已经五十多岁了,身材瘦削,面貌清瘦,自己给自己取了个响亮的名字叫堂吉诃德,听上去很像一位武艺高强的游侠。他很喜欢邻村的一位漂亮姑一娘一,但只是害单相思,他把她称为杜尔西内娅,这名字很有皇室的贵族意味。

堂吉诃德觉得,要获得美丽的杜尔西内姬的青睐,必须外出漫游世界,依靠手中的剑和长枪建立功勋。于是,他自制了盔甲和盾牌,找到一匹瘦马,又雇上了一个呆头呆脑的名叫桑丘的侍从。桑丘只会骑驴,堂吉诃德见了直皱眉头,记不起有哪位骑士的侍从曾骑过驴,但转念一想,只要遇上了个无礼的骑士,完全可以将他的马夺过来换去驴子。这样一想,他就带着桑丘心安理得地出发了。

《堂吉诃德》

他们刚来到郊外,堂吉诃德就指着远处的三四十架风车,对桑丘说:“你瞧,咱们一出征就碰上了三十多个巨人。我打算去跟他们交手,把他们一个个杀死,咱们既支持了正义,又能获得战利品,快跟我冲上去吧!”桑丘问道:“哪儿来的巨人呀?”堂吉诃德说:“就是那些长胳膊的家伙!你瞧他们的胳膊,差不多有八丈长呢!”桑丘摇摇头说:“你仔细瞧瞧,那不是巨人,是风车!上面胳膊似的东西是风车的翅膀,被风吹动了就能带动石磨。”堂吉诃德把长枪横在马上,说道:“你是外行,不懂冒险,他们是货真价实的巨人!
你要是害怕,就躲到一边祷告去。我一个人单独去向他们挑战!”
说完,堂吉诃德踢着坐骑冲了出去。桑丘想踢着驴子赶上前阻挠,但那驴子拼命用前蹄抵住钡,一步也不肯向前走。

(西班牙)塞万提斯 著

堂吉诃德越往前冲,越看不清巨人模样。原来,这时微微刮起一阵风,风车上那些庞大的翅翼转动起来了。堂吉诃德定了定神,更加兴奋地喊道:“即使你们挥舞的胳膊比希腊神话中的百臂巨人还多,我堂吉诃德也要跟你们一争高下!”说完,他内心里向那位高贵的杜尔西内娅公主祷告一番,求她在这紧要关头保佑自己,然后用盾牌遮稳身一体,横托长枪,飞马向第一架风车冲杀上去。

   [故事梗概]

他一枪刺中了风车的翅膀,正想哈哈大笑,不料,那庞大的翅翼在风里转得正猛,一下竟将长枪迸作三段,一股劲将堂吉诃德扫得连翻几个筋斗,弄得狼狈不堪。

  堂吉诃德是西班牙拉·曼却地方的一个穷绅士。他五十来岁,“身材瘦削,面貌清癯”,爱读骑士小说,满脑子尽是些魔术呀、比武呀、打仗呀、恋爱呀、痛苦呀等荒诞无稽的故事。他又十分迂腐,认为书上所写的都是千真万确的。于是,他想入非非,要去做个游侠骑士,“消灭一切暴行,承担种种艰险,将来功成业就,就可以名传千古”。他把祖传下来的一套破盔甲找出来,擦拭了又擦,面甲坏了,他便用硬纸补上一个。他家有一匹瘦得皮包骨的马,他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“驽骏难得”,意思是“原来是一匹驽马,现在是马中第一”。按照骑士的习惯,除了名马,还要选个意中人。他选中了邻村的一位农家姑娘阿尔东沙·罗任索。他给她起名为杜尔西内妮,意思是“甜蜜温柔”。他又做了把长枪,臂上挎着盾牌,俨然象个骑士了。他先后三次出门去打抱不平。有过种种遭遇,闹了不少笑话。

这时,桑丘总算赶着驴前来救他了。他见堂吉诃德摔得不能动弹,就埋怨说:“天哪!我告诉你,该仔细看看,这是风车!难道你的头脑被风车转糊涂了吗?”堂吉诃德一屁一股坐在地上,想了一会儿,正色回答道:“桑丘,胜败在游侠是平常事。我估计,这是与我为敌的魔法师故意将巨人变成风车,想一下子挫伤我的锐气的。但是,他的邪法终究是敌不过我这把剑的锋芒的!”说完,他一抽一出剑,对它吹了一口气,又用它当拐棍支在地上,勉强站了起来。桑丘怕剑一下于折断了,赶紧过来扶着他,慢慢骑上了那匹几乎使他跌歪了肩膀的老马。

  堂吉诃德第一次出门是单枪匹马,为时两天。头一天,他在大路上看到一家客店,把它当作了堡垒。店门中站着两个妓女,他把她们当成名门闺秀;他又把店主当成了堡垒长官。他想起自己是个未受封的骑士,便要求“堡垒长官”给他封赠。这位店主是个爱开玩笑的人。他看出堂吉诃德有点疯傻,入店后又打了骡夫,怕再出乱子,便赶快满足了堂吉诃德的要求。店主叫一男孩子点了蜡烛,又叫两个妓女跟着。他自己则拿了一本帐簿,要堂吉诃德跪在他的面前。然后,他对着帐簿念念有词,在堂吉诃德颈窝上狠狠打了一掌,又用剑在他肩膀上使劲地拍了一下,便由一个妓女给他挂上剑,另一个妓女给他套上马刺。封赠仪式便算完成了。堂吉诃德爬起来,谢了“长官”,满心喜悦。

堂吉诃德断了长枪,心里很不痛快,他对桑丘说:“
从前有位西班牙骑士,一次在打仗中把剑斫断了,他就从橡树上劈了根粗一壮的树枝,打闷了不少敌人,后来得了个美号叫‘大棍子’。我也要劈一根粗树枝,凭它大显身手!”桑丘摇摇头,说:“你坐得正一点,小心别从老马背上再摔下来!罢才那伤,够你疼的了。”堂吉诃德说:“游侠骑士伤得肠子从伤口掉出来,也不会叫疼。你瞧我——”说着,他马上拍拍受伤的肩膀,但马上疼得皱起眉头,一声不吭了。

  第二天,他听从“长官”的劝告,决计回家一趟,因为他必须置办行装,还要找个仆从。在一座林子里,他看到一个十五岁左右的牧童被绑在树上,主人一面骂他丢了羊,一面用皮带狠命地抽打他。堂吉诃德路见不平,便拔刀相助,上前搭救了牧童,并警告和恐吓了那富农一番。然后,他扬长而去。等堂吉诃德走远后,那位富农重又把孩子绑上,更加没命地抽打起他来。

桑丘“噗哧”一笑,差点从驴背上跌下来。

  堂吉诃德遇见一伙商人。他把他们当作一队兵马,挺枪跃马冲杀过去。结果,他被一个骡夫打下马来,躺在地上动弹不得。一个去磨麦子的同村邻居发现了他,才把他搭救回家。

晚上,他们钻进一片树林宿营,堂吉诃德总算找到了一根长树枝,把枪头换了上去。

  堂吉诃德的朋友理发师和神甫,认为堂吉诃德的疯狂行为是受了骑士小说的毒害。他们在堂吉诃德的外甥女和女管家的协助下,搜查了堂吉诃德的藏书室,把其中大部分的骑士书都扔到院子里,放把火烧了。

第二天,他们一面慢慢朝前走,一面说着话。这时,山路上来了两个修士,他们骑的骡子高得跟骆驼一样。因为长途旅行,他们像许多西班牙人那样戴着装上护眼玻璃的面罩。在他们后面,是一辆皇族马车,车旁有四五个人骑着马随行。原来,车上是一位准备到塞维利亚去的贵夫人,她的丈夫要去美洲上任,正在塞维利亚等待她。那两个修士虽然跟她同路,但只是偶然碰到的。

  堂吉诃德第二次出外当游侠是在十五天之后。他劝说了一个又矮又胖、满脸胡子的农民桑丘·潘沙做仆从。堂吉诃德允许将来封他做海岛总督。桑丘家里很穷,正想出去碰碰运气,加上当仆从是赚工钱的,他便答应了。于是桑丘骑了一匹自家的骡子,跟在堂吉诃德的瘦马后面,一同出发了。

可是,堂吉诃德仔细一看,立即说:“这一次,我绝对不会说错了!前面那几个黑压压的家伙想必是魔法师,他们用车劫走了一位公主,我一定得尽力除暴惩凶!”桑丘连连摇手说:“这样做比战风车更糟糕!那些人是修士,那辆马车是旅行用的,你别胡搅蛮缠呀!”堂吉诃德气呼一呼地说“你不懂天底下恶人的一阴一谋,更不懂如何去冒险!

  他遇见的第一件事是郊野里有三、四十架风车。这是西班牙农民借用风力推转石磨,磨麦子和饲料的。堂吉诃德却把它当作三、四十个巨人,把风车的翅翼看成是巨人的胳膊,要向前厮杀。尽管桑丘大喊这是风车,要阻挡他,但堂吉诃德脑子里装满了妖魔鬼怪一类的东西,连理也不理。他向第一架风车扑去,用长枪刺进了风车的翅翼。刚好这时起了一阵风,那风车把他的长枪折做了几段,堂吉诃德连人带马都被摔了出去。亏得桑丘上来搀扶,他才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。当天,他们在林子里度过了倒霉了一夜。

现在,我要让你好好瞧一瞧!”说完,堂吉诃德迎着两个修士当路站定,高声喊道:“你们这几个恶魔,快将劫持的贵公主留下!否则,我要你们当场送命!”两个修士勒住骡子,惊讶地说:“我们是赶路的修士,不是恶魔。那车里是不是遭劫的公主,我们一点也不知道。”修士们这句明哲保身的活,连傻头傻脑的桑丘听得也觉得不大对头。堂吉诃德马上说:“什么不知道?别花言巧语了,我可不会被你们蒙骗的!”这时,他也不等对方答话,就踢动老马,斜绰着长枪,向前面一个修士直冲上去。他的冲势十分凶猛,要不是那个修士自己滚下骡子,准被他撞得不死即伤。另外那个修士见势不妙,立刻猛踢他那匹大骡子,飞也似的逃走了。

  第二天,堂吉诃德遇见了一帮行人,后面还有一辆马车,车上是一位要到塞维利亚去的贵妇人。堂吉诃德把走在前面的两个戴面罩、撑阳伞的修士当成劫持公主的强盗。他提起枪冲了上去。一个修士从骡背上吓得跌了下来,另一个落荒而逃。接着,他和贵妇人的仆从比斯盖人大战一场。结果他的剑击中了仆从的脑袋,车上的贵妇人便连忙恳求堂吉诃德宽宏大量,手下留情,饶了她仆从的生命。堂吉诃德乐意地答应了。这样,他便赢得了出游以来的第一次胜利。桑丘佩服得五体投地,以为跟随这样一位英勇的主人,不久他的总督的封赠就可以到手了。

桑丘见主人获胜,立刻冲到那个修士身边,动手剥起他的衣服来。这时,修士的两个骡夫跑来,问他为什么剥别人衣服。桑丘说:“我的主人打败了这个恶魔,我自然能拿这些战利品!”那两个骡夫回头一瞧,堂吉诃德正在跟车上的人说话,就乘机把桑丘推倒,将他的胡子都揪得一根不剩,又踢了他一顿,才扶着他们的主人上了骡子,向另一个修士逃跑的方向追去。

  他们到一家客栈歇息。堂吉诃德又把客栈看成是堡垒。晚上,他还把一个偷汉子的女仆,当作是钟情于他的“堡垒长官”的女儿。为此,他挨了女仆情人(一个骡夫)的一顿结实的痛打。第二天,堂吉诃德离开客栈时,因没付房钱,落在后面的桑丘被人们揪住了。他们把桑丘兜在床毯里,不停地向空中抛掷,象“狂欢节耍狗那样耍他”。堂吉诃德回马要救他,可是店门被关上了。他隔着一堵墙头看着,急得要命。直到人们气力使尽,才把桑丘放了。

这时,堂吉诃德正在向马车上的人高声说道:“美丽高贵的夫人,我用这条铁臂,己将劫持你的强盗打得威风扫地。我是个冒险的游侠骑士,名叫堂吉诃德,我崇拜的美人是绝世无双的杜尔西内娅。你不必向我报恩,只须路经那位小一姐的住处时,把我救你的事告诉她。”有个随车陪送的人听了堂吉诃德的话,见他拦住车不放,反要他们回去找什么杜尔西内娅小一姐,气得一把扭住他的长枪,叫道:“你算什么骑士,一口话既不像西班牙语,更不像京城里的腔调,完全是个乡巴佬。如果再挡道,瞧我怎么教训你!”这下,堂吉诃德来劲了,他将长枪往地下一扔,拔一出剑,挎着盾牌,直取那个随从。

  
大路上赶来了两群羊。堂吉诃德把公羊、母羊的叫唤,当成是“萧萧马嘶、悠悠角声、咚咚鼓响”,把羊群看成是出现在他面前的左右两支军队。他便紧握长枪,象一道电光似地冲了上去,举枪乱刺。这样一来,被他杀伤的羊可真不少。最后,他也被牧羊人乱石打倒,还磕掉了三、四个牙齿。这事发生时,桑丘在一旁直揪自己的胡子,咒骂自己的倒霉,跟随了这样一个疯主人。等到牧羊人走后,他才上去,把堂吉诃德扶了起来,并抱怨主人不该自招烦恼。堂吉诃德对他解释说,他被魔法师作弄了。魔法师由于妒忌他胜利,便把敌对的两军变成两群羊。晚上,堂吉诃德又冲散了一队送葬行列,因为他把车上的死人看作是被害的骑士。

那随从原想吓唬一下堂吉诃德,没想到对方动了真格儿,倒也慌张起来。

  
在一个山间,堂吉诃德听到一阵怪声,他把它当作重要敌情的信号,吩咐桑丘在原地等他,他要单独去进行冒险。这时,天已黑下来了,胆小的桑丘吓得要命,他不能让主人离开,便暗暗地把主人的马腿用绳子拴住,一头结在自己的骡子身上。堂吉诃德鞭马前往,马只在原地打转。他以为自己又着魔了。便坐在马上一直等到天明。天亮后,桑丘悄悄地把绳子解了。他不愿意单独留下,便跟堂吉诃德沿着响声传来的方向寻去。他们来到一条溪边,发现响声原来是安装在那里的一台砑布机发出的。

他骑着的是租来的蹩脚骡子,但又来不及跳下地,只得从车上抓了块垫子当盾牌,举着剑迎战。

  
这时,天下起雨来。一位路过的理发师把铜面盆顶在头上遮雨。堂吉诃德一见,硬说那是骑士的光灿灿的头盔,举枪冲了上去。理发师以为是剪径强盗,赶快跳下骡背逃走了。堂吉诃德夺得了铜盆,把它戴在自己的头上。桑丘把理发师的骡子牵过来,并把他的行囊收归己有。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