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镇 一位军师利用三步连环计 大败魏军 为什么却被迫逃亡

图片 1

战国中期,魏国已发展成为中原大国,国势日强,曾先后攻占过秦、楚、齐等国的大片土地,对赵国更是觊觎已久,早有独霸之野心。

这个镇 一位军师利用三步连环计 大败魏军 为什么却被迫逃亡

马陵道是魏国名将庞涓的丧命之地.他和孙膑几十年的恩怨在这里彻底了结.

周显王十五年,魏惠王派大将庞涓统兵8万、战车500乘大举进攻赵国。魏军长驱直入,很快就包围了赵国的都城邯郸(今河北省邯郸市西南),企图一举灭赵。邯郸守将连战连败,情势万分危急,赵成侯急忙派人火速前往齐国求救。齐威王自知唇亡齿寒的道理,答应救赵,拟拜孙膑为大将。孙膑辞谢道:“臣乃刑余之人,而使主兵,显齐国别无人才,为敌所笑,请以田忌为将。”齐威王于是听从了孙膑的建议,拜田忌为大将,孙膑为军师,居于辎车之中,出谋划策,率领8万齐军大举攻魏。出兵前,田忌与孙膑一起研究作战方针。田忌认为应该率军北上直趋邯郸,与魏军决一死战,以解赵围。孙膑不赞成这种打法,他审时度势,提出了一个
“批亢捣虚”,“围魏求赵”的作战策略。他对田忌说:“目前的形势犹如丝线夹缠成一堆,如要解开,万万不能使力乱扯。人家打架,你想拔刀相助,但不能不弄清情势就挥拳加入殴斗。如今魏国把整个战斗力全部投入了这场战争,国内只留下了一些不堪一击的老弱病残之兵。如果我国趁虚率兵攻向魏都大梁,占据它的交通要道,袭击它空虚的后方,那么魏军主力必然要放弃攻打邯郸而回师自救。这样,既可解邯郸之围,达到救赵的目的,又可在魏军长途跋涉,疲于奔命之际,抓住时机,狠狠打击魏军,这不是一举两得吗?”田忌听罢,心中大喜,立即采纳了孙膑的计谋。为了迷惑庞涓,使其无法把握齐军的真正意图,孙膑又对田忌说:“请将军先向南进攻魏国的平陵。平陵这地方,城邑虽小,但管辖的范围却很大,人口众多,兵强马壮,是东阳这个地区的战略重镇,很难攻取。我准备用假象来迷惑敌人。我们去进攻平陵,途中必经魏国的市丘,我军的粮食补给道路肯定会被魏军轻易切断。我们进攻平陵就是为了向敌人显示我们不懂军机的假象。”于是,田忌率齐军拔营,以急行军的速度直趋平陵。大军快到平陵时,田忌把孙膑请来问道:
“现在该怎么办?”孙膑说:“你看军中诸大夫中谁是不通晓军机的一勇之夫?”田忌不知其意,随口答道:“齐城;高唐两位大夫可以。”

战国时期,莘地位于魏国和齐国交界处。公元前341年,魏攻韩,韩求救于齐,齐军师孙膑在莘地南部马陵道设伏兵击败庞涓率领的魏军,这就是为历代军事家津津乐道的“马陵之战”。古战场就在今莘县大张家镇马陵村,该地现有1991年5月所立“孙膑庞涓马陵之战处”纪念碑一通。

孙膑大破庞涓致其自杀的战役

图片 2

图片 3

话说当年庞涓嫉妒孙膑的才能,耍阴谋陷害孙膑,废了他的双腿,孙膑忍辱求生,逃到齐国,并千方百计赢得齐王的信任,希望借助齐国的力量完成对庞涓和魏国的复仇.

围魏救赵

2005年,莘县大张家镇在马陵村修建马陵之战纪念馆,原北京军区司令员李来柱上将为纪念馆题写了馆名。10月下旬,马陵之战学术研讨会在莘县召开。

当时的魏国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军事强国,魏军训练有素,作战勇猛凶悍.至于齐国,虽然是万乘大国,但齐军的作战风格偏软弱,战斗力相对低下,要是和魏军正面对垒胜算不大.不过孙膑并不着急,因为他清醒地分析了国际形势,知道魏国穷兵黩武、四面树敌,齐、秦、楚几个大国都对魏国不满.他只需要静静等待,魏国自取灭亡的那一天很快就会来到.

孙膑说:“请命令你所选的齐城、高唐两位大夫,各率所属部队在平陵城邑的外围进行包围封锁,隐蔽地从四面绕过环涂,列好进攻平陵的阵势.并把阵势的薄弱易攻的部位暴露给环涂的魏军”。田忌更是不解,孙膑望着田忌困惑的神情,、进一步解释道:“环涂是魏军的驻扎地,我军的前锋要猛烈进攻平陵,后续部队亦不断增援;驻在环涂的魏军,一定会攻击我军阵势后背的薄弱之处,这样,两位大夫便可以被魏军击败了。”田忌听完孙膑解释,如坠五里烟云,疑惑地问道:“我们此次出兵援救,应力克平陵守敌,以壮军威,为什么反而故意败给魏军,示弱于敌呢?”孙膑笑而未答,只是颇有些神秘地说了句:“将军依计而行就是了。”田忌心中虽然不甚明了孙膑的意图,但深知孙膑的智谋,也不追问,下去布置去了。于是,田忌将齐城、高唐的部队分为两路,直奔平陵。齐军将士们像蚂蚁一样,攀登云梯攻打守城魏军。挟茁和环涂两地的魏军,果然从背后来夹击齐军,齐城和高唐两位大夫在城邑的大道上大败而归。其后,将军田忌又把孙膑请来,问他说:“我军进攻平陵没有取胜而损失了齐城、高唐两位大夫的部队,在城邑的大道上吃了大败仗,下一步该怎么办?”孙膑说:“请将军再派遣出游用的轻车向西直奔魏都大梁城郊,以此激怒敌人。只派少数部队跟随在车后,以显示我军力量单薄。”田忌依计而行。

孙膑,其本名孙伯灵,是中国战国时期军事家。出生于阿、鄄之间,是孙武的后代。

周显王十五年(前354年),魏国联合卫国、宋国攻打赵国.庞涓率领三国联军直逼赵都邯郸,希望一举灭赵.赵国不是对手,只有一边据城死守,一边向齐国求救.齐威王乐得坐山观虎斗,等到魏、赵双方相持一年多,邯郸即将陷落之际,才任命田忌为主将,孙膑为军师,统率齐军主力救赵.

再说庞涓见齐军攻打平陵连遭败绩,认为齐兵并无多强的战斗力,根本没把齐军放在眼里,于是集中兵力进一步猛攻邯郸,想一举攻下邯郸。在激烈的鏖战中,魏军损失惨重。庞涓竭尽全力,付出了巨大代价后终于于周显王十六年攻克了赵国都城邯郸。就在庞涓陶醉于胜利之时,魏惠王派人告急,说齐军以轻锐之师进逼大梁,命庞涓火速班师自救。大梁乃魏国政治、经济和文化的中心,其得失关乎魏之存亡。庞涓刚刚拿下邯郸正在得意忘形,忽闻齐军兵临大梁,真是又气又急,顾不得休整军队,更顾不得将士们的疲惫和损伤,日夜兼程,回兵援救大梁。庞涓放弃了随军辎重,昼夜不停地急行军,赶来与齐军决战。但他万万没有料到,攻击大梁的齐军仅仅是齐军的一部分,其主力早已在桂陵埋伏妥当,以逸待劳,只等魏军钻进口袋。当庞涓匆匆渡过黄河,刚刚走到桂陵时,战斗力相当旺盛的齐军潮水般地从四面涌过来,直杀得魏军丢盔卸甲,四处逃散,几乎全军覆灭,庞涓只带了少数残兵败将逃出重围。

图片 4图片 5

接下来上演的,就是由孙膑一手策划的“围魏救赵”的大戏.他以“避实击虚,攻其必救”的战略思想说动田忌,让他不去赵国的正面战场,而是率领齐军迅速向魏都大梁挺进.魏国大军在外,国内空虚,庞涓没有办法,只好放弃刚刚攻下的邯郸城,回师自救.然而孙膑围攻大梁只是幌子,实际上却在桂陵设下伏兵,截击回援的魏军.魏军连年征战本已力竭,又疲于奔命,未加防范,在桂陵之战中被齐军击败,好不容易到手的邯郸城也得而复失.

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“桂陵之战”。这次战争的胜利,充分显示了孙膑出色的军事智谋和才干。孙膑所制定的围魏救赵的战略,成为中国古代战争史上的一个著名的战例。

孙膑曾与庞涓为同窗,都曾拜鬼谷子为师学习兵法。当时,孙膑与庞涓非常要好,两人约定将来有福同享。庞涓先出师,到了魏国当了大将,他害怕以孙膑的才能会高于己,又怕他被别的国君所用。于是,庞涓把孙膑骗到魏国,以叛国罪对其以膑邢,想让他永远也不能带兵打仗。即使这样,他对孙膑看管很严,后来,孙膑通过齐国的使者逃到了齐国,并受到齐威王的重用。

然而,桂陵之战的失败不但没有使魏国清醒,反而让魏国上下陷入了复仇的狂热情绪当中.魏国君臣一致认定:齐国人和孙膑阴险狠毒、乘人之危、卑鄙无耻,我们魏国只是不小心遭了一次暗算;要和我们真刀真枪地干仗,他们还差得远.

“桂陵之战”后,魏惠王被迫讲和,把邯郸归还赵国,赵国也因齐军的援救而复存。魏国在桂陵之战后,尽管遭受了挫败,元气却并未大伤,久霸中原的余威还在,稍加休整后,便又恢复了生机。桂陵之战的第二年,即公元前352年,魏国便联合韩国在襄陵打败了齐、宋、卫的联军,齐国不得不与魏国讲和。周显王十九年,魏国又向西边的秦国反攻,不但收复了失地,还围攻秦国的定阳,闹得秦孝公寝不安席,食不甘味,也被迫与魏国讲和。周显王二十五年,魏惠王召集了逢泽之会,参加会盟的共有12个诸侯国,会后还一同去朝见周天子。至此,魏惠王独霸中原的野心又开始膨胀了。周显王二十九年,即桂陵之战后13年,魏惠王以韩国没有参加当年的逢泽之会为由,派太子申和庞涓率兵大举进攻韩国,企图一举亡韩。在魏军的强大攻势下,弱小的韩国岌岌可危。眼前魏军兵临国都,韩哀侯异常恐慌,遣人星夜告急于齐,求其出兵相救,以存社稷。

图片 6

在经过十三年的厉兵秣马以后,周显王二十八年(前341年),魏国再次展开大规模军事行动——这次他们攻击的目标是韩国.

齐威王早就想侍机再攻魏国,所以接受韩国告急后,便决定发兵击魏救韩。齐威王召集群臣,共议国策。宰相邹忌认为,韩魏相煎,这是齐国之幸,可以隔岸观火,齐国自身也需要加强治理,以不发兵相救为宜。大将田忌则认为,魏韩相斗,韩败魏胜是其必然的结果,魏国的势力就会因此大增,则祸必殃及齐国,绝不能袖手旁观,坐失攻魏良机。两人争执不下,齐威王征询孙膑的意见,说道:“军师不发一言,难道说救与不救,二策都不妥当吗?”孙膑说道:“魏国自恃其强,伏赵之后又起倾国之兵伐韩,其野心须臾也未忘记伐齐。如果任韩降魏,只能使魏国更加强大,从而形成对齐国的巨大威胁,因而弃韩不救是不明智的。然而,齐国的军队必须为齐国的利益而战,如果过早地出兵救韩,就等于齐国代替韩国作战,韩享其安,我受其危,主客颠倒,那对齐国是十分危险不利的。”齐威王听罢,频频点头。接着问道:“军师所言极是,那到底该怎么办呢?”孙膑说道:“从齐国的根本利益出发,应该许韩必救,以安其心。韩知有齐相救,必然尽全力抗魏以自卫,魏军见韩不降定然会倾其全力以攻韩。待魏韩两军撕杀实力消耗殆尽之际,我们再出兵攻击疲惫的魏国,拯救危亡的韩国,用力少而见功多,才会收到事半而功倍的效果。”齐威王听了孙膑的建议,非常高兴,热情地接待了韩国使者,并答应说:“齐救兵旦暮将至。”韩哀侯大喜,奋力抵抗进犯的魏军。然而毕竟弱不胜强,前后交兵五六次之后,韩军尽皆大败,不得不再次派使来齐,请求齐威王速发救兵。魏军在激烈的战斗中也有一定的伤亡,实力有所削弱。于是,齐国抓住韩危、魏疲的最佳时机,任命田忌为大将,田婴为副将,孙膑为军师,统兵数万,兵车数百乘,浩浩荡荡地离齐攻魏救韩。孙膑认为:“夫解纷之术,在攻其所必救,今日之计,惟有直走魏都耳!”所以,这一次,孙膑又一次采取了“围魏救赵”的战术,大军直奔魏都大梁。魏惠王见齐军又杀气腾腾地直扑大梁而来,鉴于13年前桂陵之败的惨痛教训,再也不敢让魏军在韩恋战,急令调回魏军主力。庞涓传令大军离韩归魏;率兵10万企图与齐军进行一次殊死决战。孙膑冷静地分析了敌我双方的情况,认为这一次魏军有一定的准备,兵力也较多较强,而且是主动迎击齐军,来势凶猛。于是,他决定改变战术,以计胜之。他对田忌说:“善战者因其势而利导之,兵法上也说,被利诱而深入百里,去追击敌军,必丧失大将;追击50里,势必折损—半士兵。我们就要在这上面想办法。”田忌问道:“如何因势利导呢?”孙膑胸有成竹地说道:“彼三晋之兵,素悍勇而轻齐,齐号为怯。我军便将计就计,主动引兵东撤,装作惧怕魏军的样子,设法诱其中计。”田忌又问:“依军师之计,具体应该如何做呢?”孙膑说道:“我们不妨在退兵途中,第一天造10万人做饭用的锅灶,第二天减为5万人的锅灶,第三天减为3万人。魏军追兵见我军锅灶逐日减少,一定认为齐军怯战,逃亡过半,从而助长其骄傲轻敌的思想,诱其拚命猛追,其力必疲,然后再以计取之。”田忌听罢大喜,决定依计而行。再说庞涓怒气冲冲地率兵以急行军的速度从韩返魏,望西南而行,快要抵达大梁城时,不料齐兵又撤退逃窜,于是整顿兵马,紧紧追赶。庞涓生性狡黠多疑,惟恐齐兵有诈,开始追击时还是比较谨慎的,行军速度也不算快,各队之间联络照应有致。后来他发现齐兵的锅灶一天比一天减少,这才放下心来,以为齐军果然怯弱,闻魏兵将至竟不战而逃亡过半,土气已经低落到不堪一击的程度,这是雪桂陵之耻的天赐良机。处于亢奋之中的庞涓当即传令,将步兵留后继行,自己亲率精锐骑兵,马不停蹄,昼夜兼程地沿着齐军撤退的方向猛追不舍。

战国时期,齐、楚、燕、韩、赵、魏、秦七强争霸,征战不断。起初,魏国占据中原要地,国势最强。至魏惠王时,国势转衰,东方的齐国却因田氏的掌权而强大起来,大有争霸中原之势。魏惠王一心要恢复强国地位,便不断对邻国发起战争。

一切仿佛是十三年前的历史重演:韩国一边抵抗,一边向齐国求救;齐国同样等魏国和韩国打得筋疲力尽时,才出师救援;田忌、孙膑同样不去韩地,领兵直扑魏国大梁,准备再来一次“围魏救韩”.

图片 7

图片 8图片 9

唯一不同的是,庞涓对此早有准备.出征韩国之前,魏王与庞涓就确定了战略方针:如果齐国不来捣乱,就消灭韩国壮大实力;如果齐国派军来救,就转而全力攻击齐军,抓住机会歼灭齐军主力.所以一打探到齐国出兵的消息,庞涓当即丢下韩国,率全军火速杀回魏国.

马陵之战

公元前354年,赵国进攻魏国的盟国卫国,夺取了漆及富丘两地,
此举招致了魏国的干涉,魏国派兵包围赵国首都邯郸。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