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末农民起义成因:元廷权臣扬言杀绝五姓汉人

图片 1

元政府还推行严厉的民族压迫政策,妄图以此镇压以汉族为主体的反元斗争,伯颜甚至扬言要杀绝张、王、刘、李、赵5姓汉人,这些倒行逆施,更激起统治危机,终于导致了轰轰烈烈的元末农民大起义——红巾军起义。

元末农民起义成因:元廷权臣扬言杀绝五姓汉人

元末农民起义是指元顺帝至正十一年至至正二十七年九月,中国元朝农民进行的反抗并推翻元封建王朝的武装斗争。朱元璋趁元军疲于对付北方红巾军,无暇南顾之机,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,逐渐发展壮大起来。采取先西后东,先强后弱的战略,在具体作战中,稳步推进,集中优势兵力,先剪枝叶,然后动摇其根本,从而削平群雄统一了江南,为北上灭元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和军事基础。

元朝末年,吏治腐败,财政破产,军备废弛。大批蒙古贵族、官僚通过受赐、占夺等方式转变为大土地所有者,如权臣伯颜一次所受赐田即达5000顷之多。汉族地主也大肆兼并土地。官府则横征暴敛,苛捐杂税名目繁多,全国税额比元初增加20倍。广大农民在沉重的封建负担下日益丧失土地,破产流亡。而中原连年灾荒,更使得百姓无计为生。元政府还推行严厉的民族压迫政策,妄图以此镇压以汉族为主体的反元斗争,伯颜甚至扬言要杀绝张、王、刘、李、赵5姓汉人,这些倒行逆施,更激起统治危机,终于导致了轰轰烈烈的元末农民大起义——红巾军起义。

元朝末年,吏治腐败,财政破产,军备废弛。大批蒙古贵族、官僚通过受赐、占夺等方式转变为大土地所有者,如权臣伯颜一次所受赐田即达5000顷之多。汉族地主也大肆兼并土地。官府则横征暴敛,苛捐杂税名目繁多,全国税额比元初增加20倍。广大农民在沉重的封建负担下日益丧失土地,破产流亡。而中原连年灾荒,更使得百姓无计为生。元政府还推行严厉的民族压迫政策,妄图以此镇压以汉族为主体的反元斗争,伯颜甚至扬言要杀绝张、王、刘、李、赵5姓汉人,这些倒行逆施,更激起统治危机,终于导致了轰轰烈烈的元末农民大起义——红巾军起义。

元末农民起义着名的口号只是:“莫道石人一只眼,此物一出天下反。”或“石人一只眼,挑动黄河天下反。”
这个口号和黄巾起义一样,用迷信来反抗专制。

这次起义的导火索是修治黄河事件。当时,黄河屡屡泛滥,给沿河中下游的河南、山东等地的广大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。在这些灾民中普遍流行着一个民谣:“石人一只眼,挑动黄河天下反。”元顺帝至正十一年,元朝政府征发对梁、大名等13路农民15万人修治黄河,并派兵2万沿河镇压。监督修河的官吏贪污作弊,任意克扣民工“食钱”,致使民工挨饿受冻,群情激愤。北方白莲教首领韩山童及其教友刘福通等便决定抓住这一时机,发动武装起义。韩山童的祖父,原来就是北方白莲教的一个领袖人物。到了韩山童时,白莲教在教义宣传、群众基础、政治斗争目标上都有了很大的发展。韩山童以白莲教主的身份宣称:“明王出世”即“弥勒佛下生”。“明王”、“弥勒”是当时人民幻想中的救世主,只要明王出世、弥勒下生,人民就可以翻身。这一通俗、简明的号召,有力地吸引了当时陷于贫困绝境的农民。

这次起义的导火索是修治黄河事件。当时,黄河屡屡泛滥,给沿河中下游的河南、山东等地的广大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。在这些灾民中普遍流行着一个民谣:“石人一只眼,挑动黄河天下反。”元顺帝至正十一年,元朝政府征发对梁、大名等13路农民15万人修治黄河,并派兵2万沿河镇压。监督修河的官吏贪污作弊,任意克扣民工“食钱”,致使民工挨饿受冻,群情激愤。北方白莲教首领韩山童及其教友刘福通等便决定抓住这一时机,发动武装起义。韩山童的祖父,原来就是北方白莲教的一个领袖人物。到了韩山童时,白莲教在教义宣传、群众基础、政治斗争目标上都有了很大的发展。韩山童以白莲教主的身份宣称:“明王出世”即“弥勒佛下生”。“明王”、“弥勒”是当时人民幻想中的救世主,只要明王出世、弥勒下生,人民就可以翻身。这一通俗、简明的号召,有力地吸引了当时陷于贫困绝境的农民。

历史背景

1351年五月,韩山童、刘福通等人在颍州颍上县的白鹿庄聚集了3000多教徒,打出“虎贲三千,直抵幽燕之地;龙飞九五,重开大宋之天”的旗帜,宣誓起义。但立即遭到元地方政权的镇压,刘福通冲出包围后,重新组织起义力量,一举占领了颍州。义军头裹红巾,人称红巾军。

1351年五月,韩山童、刘福通等人在颍州颍上县的白鹿庄聚集了3000多教徒,打出“虎贲三千,直抵幽燕之地;龙飞九五,重开大宋之天”的旗帜,宣誓起义。但立即遭到元地方政权的镇压,刘福通冲出包围后,重新组织起义力量,一举占领了颍州。义军头裹红巾,人称红巾军。

帝位之争

为了解除红巾军的威胁,元朝政府赶忙下令免除南人、北人的界限,改变一切歧视汉人的政策,利用仇视红巾军的汉族地主势力来镇压红巾军。他们还采用赏爵利诱的办法,赐给方国珍、张士诚龙衣、御酒和官号,使之与红巾军为敌,替元朝统治者卖力。反动势力的联合战线逐渐强大起来,与此同时,南方红巾军内部又因矛盾而互相仇杀,势力大大削弱,在此情况下,刘福通领导的红巾军主力逐渐开始处于不利的形势。

为了解除红巾军的威胁,元朝政府赶忙下令免除南人、北人的界限,改变一切歧视汉人的政策,利用仇视红巾军的汉族地主势力来镇压红巾军。他们还采用赏爵利诱的办法,赐给方国珍、张士诚龙衣、御酒和官号,使之与红巾军为敌,替元朝统治者卖力。反动势力的联合战线逐渐强大起来,与此同时,南方红巾军内部又因矛盾而互相仇杀,势力大大削弱,在此情况下,刘福通领导的红巾军主力逐渐开始处于不利的形势。

武宗 以后,历仁宗、英宗
以至泰定帝,元朝的政治日趋腐朽。从武宗至大元年至顺
帝元统元年二十五年间,换了八个皇帝。由于争夺帝位,蒙古贵族之间长期相互倾轧,往往演成内战。比如元英宗
时的“南坡之变 ”,文宗时的“天历之变
”等。这时,国家军政大权已经转移到握有实力的蒙古大臣之手。

随着敌人的势力的逐渐强大,红巾军日益陷入元军包围之中,至正十九年,汴梁城破,刘福通保护韩林儿突围出走,后被投降元朝的张士诚围攻,刘福通壮烈牺牲,中原地区的红巾军政权结束了,波澜壮阔的红巾军大起义至此也接近尾声。

随着敌人的势力的逐渐强大,红巾军日益陷入元军包围之中,至正十九年,汴梁城破,刘福通保护韩林儿突围出走,后被投降元朝的张士诚围攻,刘福通壮烈牺牲,中原地区的红巾军政权结束了,波澜壮阔的红巾军大起义至此也接近尾声。

贫富分化

正是在红巾军起义的辉煌战果的基础上,朱元璋的南方起义军才能够异军突起,迅速灭亡元朝政权,建立起新的汉族统一政权——大明王朝。

正是在红巾军起义的辉煌战果的基础上,朱元璋的南方起义军才能够异军突起,迅速灭亡元朝政权,建立起新的汉族统一政权——大明王朝。

元朝末年,土地高度集中,蒙古贵族已完全成为封建的大地主
,各自占有大量的田土。元泰定帝 孛儿只斤芬菜锾径?
在其即位以前,曾献给朝廷七千顷土地,元顺帝
时,公主奴伦陪嫁的土地由朝廷转拨给大臣伯颜 的也有五千顷。

本文出处笑傲酱油历史lishiqw.com

献纳和拨给的土地尚如此之多,占田的实际数量当然更多。元朝皇帝
为了笼络蒙古王公,一登帝位,就把金银和田土分赐给他们。元世祖
时,政府赐给大臣田一次不过百顷,以后增至千顷、万顷。以前赐田多在北方,后来更转向江南大部分如苏州等膏腴之区了。
蒙古贵族把从农民那里收夺来的土地,再以苛刻的条件租给农民,用租佃的方法进行剥削。元武宗
时,“近幸”为人请田一千二百三十顷, 每年收租五十万石,平均每亩要收四石,
这样苛重的剥削,必然要陷农民于死地。淮南王
的家人也在扬州广占田土,时常派人纵骑至各乡“索债征租,驱迫农民,剽掠麦禾”
。元文宗 时,大臣燕帖木儿 请求皇帝把苏州一带的官田 包租给他的兄弟和女婿
,再由他们转租给农民。汉族地主兼并之风与日俱增。福建崇安县
有田税人户共四百五十家,纳粮六千石,其中五十大家即纳粮五千石,占全县纳税户九分之一的地主大户,竟占有六分之五的土地。
在江南地区 ,田主除向佃户
征租外,还随意向佃户征收丝料,勒派附加粮,甚至迫使佃户代服差徭。有的地主还用飞洒、诡寄等办法躲避差役,赋役不均的现象非常严重,其结果是“大家收谷岁至数百万斛,而小民皆无葢藏”
。在北方地区,由于赋役不均,也是“富者愈富,贫者愈贫” 。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