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几天在清华西门书摊上淘的一本旧书,让我一直到现在还兴奋着,爱不释手。该书是上海书店1989年出版,达世平、沈光海编着的《古汉语常用字字源字典》。卖书人对这本字典不怎么稀罕,原价5.70元的字典标价4元,被我乐得屁颠屁颠地带回了家。回家以后翻阅,竟然收获了很多乐趣。一直迷恋于那些生动的甲骨文、篆文、金文,一直想找一本标注字源的书,家里有《辞海》、《说文解字》、《古汉语常用字典》,但都嫌太厚,翻阅起来不方便。而这本字源字典真是货真价实,功夫到家,对每个字的字源都有简明的注释,点到为止,不拖泥带水,不虚张声势。仔细观察,居然发现整本字典的注释几乎都是手写的!想象一下,当年的书写者该是多么小心翼翼,勤恳谨慎!甲骨文、篆文、金文都一笔一画写就,一个个仿宋字体,是那么整齐均匀清晰有力。真正让生活在数字时代的现代人叹服!我一页页地翻看字典,仿佛仰视勤勉时代一个个坚实的背影。读旧书是一种品味,宛如游览中国古典建筑。爱旧书,乃因为旧书之沉淀、旧书之内容可幻想从前记忆,好比老屋墙头的青苔、好比后院的老皂角树、好比门口青石板路印记的脚步,没有深厚的积淀,是丰富不起来的。读旧书,掺杂一些古文,多有裨益。比如文言文中的章法句法词法都很有讲究,一两句话就可描绘一幅美景、一番深情,流传千古。看一个人从小信手拈来几句古诗词,朗朗上口,视为很好的教养。旧书的可爱,还在于它的情趣。大大小小,字体各异,形形色色的排版、装帧,饭后睡前,在书架、在案头、在枕边,信手拈来,爱不释手。一时间,忘了锅中熬的红豆汤、桌上新沏的普洱茶,香味四溢,于心间、于嘴边,总相宜。如今的书店里,琳琅满目,书籍的装帧是越来越精美、豪华,看上去,就像县城里浓妆艳抹的女人,远远不如乡村秀气的姑娘那样清新可人了。所以,越来越青睐以前那些装帧朴素、简洁大方的旧书。一本旧书在手,不说那份素面朝天的从容淡定,也不说岁月留下的沧桑况味,只那略微发黄的纸页上飘出的淡淡墨香,便如陈年老酒一般让人沉醉不已。在旧书摊上淘到心仪的好书,那种意外惊喜的感觉,就像在废墟之中发现珍珠一般,记忆特别深刻。大概十多年前吧,一个春雨绵绵的下午,在丽江古城大研的石桥上,独自无聊的闲逛中,见到一个临时的流动旧书摊,居然从中买到一套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的《诗人玉屑》,让我整个人的心情由阴转晴,特别愉快。淘书的乐趣,绝不仅仅是价格便宜这样简单。由旧书构成的氛围能把人带回过去的时光,让人重温从前纯真岁月中那些美好片断带来的温馨和感动,暂时逃离琐碎庸常的现实生活。而淘到的旧书,不少都是以前动心过、关注过,却因种种缘故错过没能得到的,如今重拥入怀,自有一种久别重逢的亲切感。不舍的旧书,填充着我的半个书架,也同样填充着我的生活,每一本都捡起了我的旧日情怀,读着旧书,突然有一种很富足的感觉。又是一个年岁的末尾,还有多少旧书我未读呢?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