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土坯房里的故事

  中国绿色时报8月20日报道  如今,走进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,扑面而来的是棚户区改造工程的热潮:一条条宽阔平坦的水泥路纵横交错,一座座装饰一新的砖瓦房错落有致,一幢幢造型独特的楼房有序排开。举目四望,住宅小区新颖别致,房前屋后绿树红花,牛舍猪栏整齐划一。
  林区职工终于有机会告别陪伴了自己几十年低矮潮湿的“板夹泥”,借着党和国家强林惠林政策的东风过上幸福安居的生活。
  向往已久有个温暖舒适的家
  这几年,克一河林业局索图罕林场退休职工杨连银心里装的最大的一件事,就是盼望能住上温暖宽敞的新房。“好几口人挤在这间不足40平方米小屋里,实在转不开身儿,要是能有大点儿房子就好了。”杨连银叹息道。
  自1952年开发建设以来,为支援国家经济建设,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与众多国有林区一样,一直坚持“边生产、边建设,先生产、后生活”的原则,职工居住条件异常简陋,基础设施建设欠账严重。“晴天一身土,雨天一身泥,路比院子高,院子比屋地高”成为大多数国有林区职工居住条件的真实写照。
  据统计,到2008年初,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住宅面积共有547.2万平方米,其中棚户区房屋面积达387.81万平方米,涉及77562户林业职工,其中198万平方米住房已成危房。
  冬天透风,夏天漏雨,墙皮抹了一次又一次,毡布盖了一层又一层,林业职工最大的盼望就是有一天住进温暖舒适的房子。
  政策阳光让林业职工看到希望
  2008年,国有林区棚户区改造工程试点启动,政策阳光让渴盼已久的林区职工看到了希望。
  “这是党和国家对林区职工的惠民政策,做不好这项工作,既对不起国家,也对不起林区的广大干部职工。”内蒙古大兴安岭林管局局长安国通说。
  为此,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制定了详细的规划:用3年时间对7.74万户387.81万平方米棚户区进行改造。2009年在资金压力巨大的情况下,林区自筹配套资金4亿元,使2.13万户107万平方米棚户区改造工程如期开工建设,当年就有1.27万户3万多名林业职工家属迁入新居。
  “我和老公原来住的是40平方米的‘板夹泥’,冬天老冷了,炕怎么烧都不热,泥墙四处透风。我们冬天在家里就从来没穿过拖鞋,冻脚啊!去年,棚户区改造,‘板夹泥’扒掉了,我们住进了这套砖瓦结构的平房,安装了节柴灶,循环供热,冬天屋里暖烘烘的,我特意去镇上的超市买了几双拖鞋,现在冬天在家里可以穿拖鞋了。”图里河林业局西尼气林场筷子厂职工尚国锋说。
  满归林业局今年67岁的退休工人陈玉祥,因为脑出血瘫痪,1982年就病退在家。去年,全局棚户区改造一期工程刚结束,他就被优先安排搬进了40多平方米的新楼房。“我爸行动不是很方便,现在住进了新房,有了卫生间,上厕所、洗澡都不用出门了。”女儿陈树清告诉记者,新房总共花了6800多元钱,“感谢党的政策!感谢政府照顾!”
  据了解,今年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还将进行108.8万平方米的棚户区改造,年末将有21760户林区职工喜迁新居。
  异地建设保护森林造福林人
  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的棚户区改造有一个显著特点:2009年,经国家发改委和住建部同意,林区开始在牙克石、阿里河、根河市区进行棚户区异地建设试点,借棚户区改造的机会,将原来生活在偏远林场的职工迁移到中心城区。
  “棚户区改造工程是民生工程、德政工程,无论对林区的发展还是林区职工的生活都大有帮助。”安国通说,“改造工程异地建设,将偏远林场或者是天保工程实施后没有采伐任务的林场职工撤下来,利用工程建设,一方面,让辛苦了一辈子的林业职工也能享受城市化生活,另一方面,把人从山上撤出来,减少了修路、水电、学校等方面的投入,减少了生活用火对木材的消耗,对山林进行封育,有利于保护大兴安岭的青山绿水。”
  据了解,从2009年开始,结合棚户区改造工程,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开始了大规模的生态移居,现已撤并林场48个,有3个林业局已无林场居民,22个林场成为无居民林场,生态移民14385户,新增造林面积4250公顷,减少移居前生产生活取暖用柴等森林资源消耗3万立方米。
  根河林业局乌力库玛林场职工包伟以前一家4口人住在不足40平方米的土木房里,去年结婚,“屋里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”。今年7月包伟和媳妇花了1万多块钱,在根河市区买了45平方米的棚改房,目前钥匙已经拿到手里,小两口正在欢欢喜喜对新房进行装修。“到了市区,生活更方便了,买什么东西出门就有,学校、医院等配套设施也好了很多。”他说,搬进新房的时候要好好庆祝一下,再重新拍一张大婚纱照高高挂起来。
  “咱们务林人干不了几天,都会有个职业病,对森林、对大自然热爱得不得了,虽然离开故土很多林业职工不舍得,但是只要能保护这片森林,大家都愿意配合。”安国通说。

大年初四的早晨,浓雾还未散去,外面一片白茫茫,隐约听见楼下说话的声音,便起床下楼看看。原来家里来客人了,只见一位陌生的老爷爷坐在沙发上边翻看手中一本黄册子,边同爸爸说话,好像在嘱咐些什么。而妈妈在厨房里忙着在做早饭。

土坯房里的故事

吃过早饭,老爷爷走了,走的时候还叮嘱我爸说农历正月二十一日再过来。我便好奇的问爸爸说:“他是谁,来干嘛。”爸爸说:“他是玲姐姐的公公,来帮我们找建房的日子。”听完我愣了一下,建房子就意味着我住了二十年的房子将被推倒重建,心里五味杂陈。一方面想着住新房,另一方面又不忍老房子被摧毁。毕竟有着二十年的感情,多少有点不舍。

刘丽丽

我的家乡在一个偏远幽静的小山村,老房子建在山脚下,有二十几年的历史了。虽说二十几年对一个房子来说不算悠久,但由于那个年代经济紧张,还有各种原因,房子建并不是特别的牢固。且没有装修,又经历了二十几年的风吹日晒雨淋,看起来也极具年代感了。据说九几年代的时候,因为一场大雨,家里原本住的土坯房倒,不得不借钱盖新房。鉴于当时的经济能力买不起大量的砖头,于是爸爸也不知道去哪借的机器,自己做砖头,也不懂设计,只懂得同几个舅舅和叔叔就正正方方的将房子建起来。技术不到家,所以二十年后才会导致一下雨,雨水就顺着墙壁渗进家里,虽说还能住人,只是看着就觉得不爽。

家里的老房子是土坯房,1977年盖的,和我的年纪一样大。

老房子是村里第二个建好的平房,同村里其他的土坯房和稻草房比起来算是豪宅了。只是时过境迁,昔日的辉煌已成过往云烟。社会越来越发展,人民的生活也越来越富裕,土坯房已经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美丽的小洋房。老房子也不合时宜了,跟小洋房相比,它是那么的卑微和破旧。于是爸爸又动起了建房的念头,有时候我也会嫌弃老房子,但是我又觉得稍稍装修一下,老房子也可以焕然一新拉,只是老爸铁了心要再建新的。之前看过蔡崇达写的《皮囊》,里面有一篇是关于他母亲也执着于建房,蔡崇达原本是要在北京买房的,但是他母亲宁可拿买房的钱在乡下建一栋房,而且他的父亲身体也不好,他母亲还执着的借钱建房子。一开始我并不能够理解他母亲的思想,但后来看到爸爸妈妈也执着的要建新房的时候我才明白,这一切就是为了争口气,为了尊严,为了他们老一辈的念想。这是我们年轻一代所不能理解的情感,但我知道,无论房子如何,我都会有一个家可以回。

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没钱请人盖房子,全靠自力更生。那时爸爸在柴河局森铁处机务段上班,是一名小火车司机。每到休班爸爸就自己脱坯,三间土坯房靠一双勤劳的手,就这样一点点儿盖起来了。

当知道老房子要被推倒重建后,我就拿着手机将房子的每个角落都拍下来,我想用镜头记录我熟悉的老房子。望着早已凸显旧意的房子,曾经发生在老房子里的事情一幕幕在脑海里浮现。手抚摸上那旧迹斑斑的大门,感受它独特的温度,上面残留我儿时涂鸦的痕迹。记得奶奶在世的时候,总喜欢坐在门口望向远方。每次周末回家,远远的看到满头白发,拖着瘦弱身体倚坐在门边的奶奶,她对我露出慈祥的微笑,然后问候一声:“回来啦”。多年前的中风,让她原本健朗的身体变成的半身不遂,她已不能出远门,只能在门口观望,偶尔跟来往的行人聊天排解寂寞。多年后,奶奶走了,可每每回家看到大门口,总觉得奶奶还未走,她的身影仿佛还在那里并对我露出慈祥的微笑。门上也仿佛还留存在奶奶的气息。

一大家子人终于搬离了原来拥挤破旧的“小黑屋”,兴高采烈地住进了亮亮堂堂的大房子,我就是在新房子里出生的。哥哥姐姐都说我命好,生在了好时候。我记事儿起,家里就很少吃粗粮了,三哥说他以前放学回家都不用多想,一掀锅肯定是“大饼子”,咸菜、酸菜腌了好几缸,做菜能放上一勺荤油都觉得特别香。而我童年的记忆里已经有了煎鸡蛋、零食和水果。

镜头晃到了老房子的大厅,大厅里面摆放着电视、冰箱之类的电器,这是我便是我生活的空间,每天看电视、吃饭都在这个大厅里发生。小的时候家里面情况并不好,根本没有钱买沙发、电视、冰箱之类的家具、电器,所以那时候的大厅非常空荡的,除了大厅的墙角放着爷爷的一张小床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爷爷睡觉的时候打呼的声音特别大,响彻整个大厅,晚上我在大厅里乱舞打滚的时候,爷爷的呼噜声仿佛就是在给我伴音。如今想起爷爷的时候,耳边好似听见那熟悉的呼噜声。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