差点的意思就是宋康王还是没有接受惠盎的那番说法,也难怪之后灭国了。

相思之树

惠盎说完就告退了,留下了尴尬的宋康王和诸位大臣。为了缓和气氛,宋康王哈哈一笑,然后说:“惠盎这个人真是善辩,我差点就要被说服了呢。”

惠盎说:“我这里有一种办法,可以使那些勇敢的人刺不入;虽有力气,却击不中,大王您想知道这种办法吗?”宋康王说:“好呀!这种办法我倒很想听听。”惠盎说:“刺不入,击不中,虽然好,但有人敢于击、敢于刺,毕竟还是受了侮辱。我还有一种办法,使得那些勇敢的人不敢刺,虽然有力,也不敢去击。不过,所谓不敢,不等于不想,只是时机未到而已。我还有一种更好的办法,使得一切人根本不想去刺,不想去击。这不更好吗?当然不想去刺,不想去击,也就是不理会你,那里比得上互相亲爱,互相帮助呢!我还有一种办法,使天下的人,都非常高兴,互相亲爱,互相帮助,这种办法比勇敢有力的人更高一筹,这是上面四种办法中最好的办法了,难道大王您就不想知道吗?”

但这也不是最好的办法,他们是没有胆子来挑衅,那只是不敢,而不是不想,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,他们还是会来挑衅你的。要是能让他们不想去刺,不想去击的话,这样的办法不是更好吗?

当时有只小鸟在城墙的角落生下只鹑鸟,宋康王便让太史占卜,太史认为小鸟生出大鸟,宋国必能称霸天下。宋康王大喜过望。于是出兵灭掉滕国(山东滕州),进攻薛国,夺取淮北的土地,宋康王由此更加自信。宋康王想尽快实现霸业,所以他用皮袋子装着血,把它挂起来用箭射击,称做“射天”,并且用鞭子鞭打土地,还砍掉土神、谷神的神位,把它们烧掉。说:“我用威力降服天下鬼神。”宋康王沉溺于酒色,大臣中如果有敢进谏,他就辱骂或射死大臣。宋康王以带遮不住额头的帽子来表示勇敢,剖开驼背人的背,砍断早晨过河人的腿,宋国的百姓非常恐慌。因此诸侯都称宋康王为“桀宋”,说“宋君会干出他的祖先商纣王干过的事,不能不杀。”于是要求齐国攻打宋国。

宋康王的计划取得了不菲的成果,但是那是在大国腾不出手对付他的情况下,他屡屡挑衅的举动深切地威胁到了诸侯大国的利益,所以在宋康王四十三年,齐国联合楚国、魏国共同伐宋,宋军大败,宋康王也成为齐军刀下亡魂,宋国一灭,这三国就瓜分了宋国的土地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宋康王听得极为心动,假如自己拥有了它,踏平七国指日可待,到时候宋国岂不是天下霸主。所以他说:“这种办法深得我心,你快快告诉我吧!”

趣闻轶事

惠盎就说:“这种办法就是孔墨的仁义道德。孔子、墨翟这两位圣贤,自己虽然没有国土,但是不少国君都把他们两人奉为座上宾,客客气气地。

宋康王的舍人韩凭,娶何氏为妻。因何氏貌美,宋康王就想将她霸为己有。韩凭心里怨恨,宋康王于是把他囚禁起来,并定罪判韩凭服四年的徒刑,遣送边境。何氏偷偷地给韩凭写信,言辞隐讳地说:“其雨淫淫,河大水深,日出当心。”宋康王得到这封信,把信给亲信臣子们看,亲信臣子中没有人能解释信中的意思。大臣苏贺解释说:“其雨淫淫,是说忧愁而且思念。河大水深,是说不能互相往来。日出当心,是说心里有自杀的打算。”果不其然,不久韩凭自杀而死。何氏于是暗地把自己的衣服弄腐朽。

宋康王此举用一句话来形容,不作就不会死。

有一次,宋康王和何氏一起登上高台观景,何氏于是从台上往下跳自杀,宋康王的随从想拉住她,因为衣服已经腐朽,经不住手拉,何氏自杀而死。何氏在衣服里写下遗书说:“大王愿意我活着,我愿意自己死去。希望将我的尸骨赐给韩凭,让我们两人合葬。”宋康王大怒,非但不听从何氏的请求,还让当地人分别埋葬他们,两座坟墓分离相望。宋康王说:“你们夫妇相爱不止,如果能使两座坟墓合在一起,那我就不再阻挡你们。”

惠盎没直接回答宋康王的问题,说:“虽然刺不入,击不中,但是被人挑衅,感觉自己也是受到了侮辱。但要是能让那些勇猛的人连来挑衅的胆子都没有,这样的办法岂不是更好?

宋康王四十三年(公元前286年,《史记》误作宋康王四十七年),齐国国君齐闵王得知宋康王的残暴行径后,便联合楚、魏两国攻打宋国,宋国百姓四处逃散,城池没能守住,宋康王于是逃到倪侯的住所,很快齐军将抓获并杀死宋康王,灭亡宋国,三国共同瓜分宋国的土地。

宋康王是一个好武之人,从他雄心勃勃要侵略别国就能看出,但是他却败在了一个书生手下,这是为什么呢?那书生有何超能力?

迷信武力

即使这样,也不算最好。他们不想去刺、不想去击,只是因为眼中没有你,不想理会你。但是如果大家都能相亲相爱如一家人,感情增进,关系和谐,这样的办法才是最上乘的不是吗?”

宋康王说:“这种办法好啊!我真想得到它。”惠盎说:“孔墨的仁义道德就是这样的办法。孔子、墨翟,自己没有国土,却被人当作君王一样看待;虽然没有官职,却被人们尊为最高的长官一样。天下的男人和女人,无不伸长脖子,踮起脚跟来盼望,使得到相安相利。如今大王是拥有万乘兵车的国主,如果你确实有行孔墨主张的意愿,那么,全国都会得到它的利益的,您会比孔墨更胜得多了。”宋康王听了,无言以对。于是,惠盎退了出来。宋康王对左右的大臣们说:“这个人真是善辩啊!我真是被他说服了。”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