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买卖的乐趣

问:老农民挑菜进城卖,被城里人扯下许多菜叶后还要求零钱免了,你怎么看这种现象?

在每一座城市里都可能拥有不止一个早市,即使在比较小的村庄里也会有不定期的早集市,早市不比商场,可以开上一整天或者24小时全天营业,早市大多在早上五点钟开始到八点钟就开始陆陆续续的散去,这样看早市好像只为早起的人提供服务哦,所以没去过早市的你,想一想是因为自己太忙还是太懒了那。

  牧 文

十博 1

早市让生活的味道更浓

买卖之事,文雅地说是交易,俗称就是买卖。而这样的事情仿佛多发生在商界业界与市场经济之中。咱是凡夫俗子,称不上业内人士,没有多少交易可言,既或是买卖之事,也是偶尔插手,却寻得不少生活乐趣。

十博,老农民挑菜进城卖,被城里人扯下许多菜叶后还要求零钱免了,你怎么看?

当你进入早市你就会发现,早市里充满着各种各样的人,有推着孩子的妈妈,有遛狗买菜的大叔,有满头白发的老人,也有手牵手的年轻情侣,各行各业,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汇聚在早市里寻找着需要的商品,早市里的每一样商品都可以讨价还价,便宜点,抹个零,你来我往热闹非凡,不同于大超市里的每样东西都明码标价,结算时滴滴扫描,最终付账。在早市里会过日子的你买东西讨价还价,买了物美价廉的东西心里喜滋滋的,在超市里即使会过日子的你也没有办法讨价还价,只能选择买或者不买,为了节省可能就选择不买,但是心里难免有些失落,所以仿佛在早市里买东西才更符合中国人会过日子的方式。

这个插手之买卖,主要是与农民朋友的交涉。大凡每周要去一两次早市,看到农民朋友带来的新鲜蔬菜就有感觉,那叫秀色可餐。买上一斤下面时掺点青多好。走农贸市场和超市之类,一般都是家属的主宰;而且还没有兴趣陪同,一是逛街浪费时间,二是那里不兴讨价还价。

哪里都一样,不要说是城里人。都是“优良的”民族传统“美德”。人都是先利己后利人的,一点也不奇怪。

你总去早市之后,你就会发现,你对蔬菜,水果,肉类这些常见食物的价格上涨或者下调都有了解,老百姓常说的心里有数,但是如果你只是去超市商场时,你好像并不太清楚常见食品的价格,因为到哪一家的超市都一样,没必要去关注,去早市买东西可能去之前没有计划买多少东西,但往往因为便宜或者新鲜就买回家很多样,去超市或者商场,大多数买的都是刚需物品缺啥买啥,去早市是闲逛,赶上啥买啥,去超市或商场目的性较强,有点像办事,远没有早市来的随意。

这街边早市却大不相同,它本身就是一道风景。几十个农村朋友把自家富余菜蔬送来,每个人甚至是一家人就有那么个小小的期待,要让那一把把小菜变为小钱,体现自身的劳动价值。附加有个“老板”称谓的普世价值。而城里人起早去转转,既是相当于一种晨练,又有一个新鲜的选择。多好!相得益彰。

家庭主妇到菜市场买菜,都会挑三拣四,哪怕家里很有钱,也会在菜市场和人讨价还价,而且乐此不疲。为啥?闲的!如果家里有急事,或者工作匆忙,绝对不会在乎那几分几毛的得失。在菜市场看重那种蔬菜了,只要价格不是高的很离谱,是不会讨价还价和卖菜的人争的面红耳赤的。

上班后也会成为闲谈的谈资,闲聊时说起早市谁家的东西好吃,谁家的东西便宜,同事对你的印象里可能就多出来一样,”哎,他这小日子过的真不错,有滋有味的“。

还有一个讨价还价的乐趣。虽然喊价与还价都应靠谱,既体现了相互尊重的自主性,又体现了自由市场的本质属性。前些天,看到那野生扎耳根(鱼腥草)香味诱人,就问老板“多少钱一斤?”“六元。”“可少点么?”“就一斤,看你买得完不?”你听听,言外之意还是有可能少点。“那就依你说算一斤吧,不用少了,给你六元。”女老板愣了一下,旁边的老板也说“要得”。她也就答应成交了。但疑心不定,“钱收了,我还是称来看看哟。”结果是一斤多了一两,她笑笑说,“看来你是一个老买菜的。”我说“不算的,只不过不贵,趸买一下是种乐趣。”话音未落,一个老太过来问价,人家告诉她卖了,她仍是爱不释手地翻来弄去的,并自言自语地说“这扎耳根好呀!”“老人家,你真喜欢你就抓点去。”她抓了一把,又望望我,我说再抓点都可以,总之给我留大头就行了。她又抓了一把,说要称一下,我说不用称,也不用拿钱了。她一脸惊喜地连声道谢。我说还是得谢老板,她们不把菜送到城里来,我们就没有机会分享。小小扎耳根,皆大欢喜吧。

题主的意思是现在农村人的角度来看问题的,可以理解。角度不同,立场不同,看到的现象,和自己的认同感都不会一样。题主可能会认为,农民不容易!然后挑菜去城里卖很辛苦,城里人买菜就不该扯下菜叶子,然后算完帐就不该再抹去零头了。

早市让你充满着小老百姓该有的知足,让你体验到讨价还价的乐趣,让你享受到了新鲜食物的品质生活。

有天,看到一个老大爷卖甜瓜。金色的,名也好,吃味一般。看他的穿着打扮,用农村一个新词来说,像个“贫困户”。三元一斤,我买了一半。他说让我帮他都买了吧,好早点回去掰包谷。一问大爷“高寿多少?”“七十有三啦!”这把岁数了,不简单,人家还要下地干农活。恻隐之心来了,便爽快地说,行,一块称了吧。看到老人满脸堆笑地走了,我心里也像吃了蜜似的甜味。就十多元钱吧,让人家多有满足感。其实这种情况还比较多的是,买光一个品种,增添不了城里工薪族多少负荷;但人家卖光一个品种,脸上总是挂满一种满意的笑容。试想,我们应该常怀感恩之心,没有农民的种植采摘与外卖,哪有城里人丰富多彩的厨房生活。

可是有没有想过一句话,买卖心不和?做生意的和买货的人,永远不会心劲一块儿!一个想卖高价,一个想便宜买。这个是市场规则,也是游戏规则,人人都会认可的。农民是很辛苦,但你卖菜就是做生意了,就要遵循游戏规则对吧?至于城里人把菜叶子扯去,也好理解,不想让不能吃或者不好吃的菜叶子占分量,那也是钱。至于还要抹去零头,谁家的钱不是钱啊?谁想往外拿出来给别人,能省一毛是一毛不是?

早市里的小商贩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