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张居正的历史评价,梁启超说:“明代唯一的大政治家。”黄仁宇:“世间已无张居正。”熊十力:“汉以后二千余年人物,真有公诚之心,刚大之气,而其前识识远见,灼然于国覆种奴之祸,已深伏于举世昏偷,苟安无事之日。毅然以一身担当天下安危,任劳任怨,不疑不布,卒能扶危定倾,克成本原者,余考之前史,江陵一人而已。”

从公元1544年开始,戚继光继承祖上的职位,任登州卫指挥佥事。直到公元1555年,戚继光被调往浙江都司佥事,并担任参将一职,防守宁波、绍兴、台州三郡。所以住防登州十多年的戚继光是能够弄到海狗肾这种稀奇之物的,当成珍宝献给张居正,总比送银子干净点。

隆庆六年,明穆宗崩,年仅十多岁万历皇帝明神宗继位。首辅高拱因自己口无遮拦触动万历生母李太后神经,加之司礼监秉笔太监冯保对高拱不满向李太后进谗,李太后以“专政擅权”之罪令高拱回原籍。张居正担任了首辅,明神宗朱翊钧年幼,一切军政大事均由张居正主持裁决。

《万历野获编》卷二十一载:

张居正和戚继光友善,是戚继光在朝中的后台。本来他镇守蓟门固若金汤,张居正死后,给事中张鼎思上言戚继光不应该放在北方,于是戚继光被朝廷调往广东。到万历十三年,给事中张希皋再次弹劾戚继光,戚继光因此遭到罢免,回乡后病死。

隆庆六年,明神宗朱翊钧继位后,张居正任首辅,谭纶出任兵部尚书。万历初年,被加封为太子少保。万历五年四月,谭纶在任上去世。

《万历野获编》卷二十一载:

谭纶也是明代抗倭名将、杰出的军事家、戏曲家,与戚继光、俞大猷、李成梁齐名。

万历十年,公元1582年,明代万历皇帝首辅张居正去世,享年五十八岁。

按照沈德符的说法,张居正“严冬不能戴貂帽”,因为张居正侍妾很多,顾不过来,于是就大量服用壮阳媚药,这样一来,导致身体气血沸腾,上发头部,下塞下体,当然不用戴帽避寒了,而上行下效又是官场陋习,可怜那些下级官员,再冷的天也只能跟着张首辅光着脑袋挨冻了。

戚继光(1528年11月12日-1588年1月5日),字元敬,号南塘,晚号孟诸,卒谥武毅。山东蓬莱人。明朝抗倭名将,杰出的军事家、书法家、诗人,被誉为民族英雄。

戚继光在东南沿海抗击倭寇十余年,扫平了多年为虐沿海的倭患,确保了沿海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;后又在北方抗击蒙古部族内犯十余年,保卫了北部疆域的安全。

“宇宙间真何所不有,媚药中又有腽肭脐,俗名海狗肾,其效不减昚恤胶,然百中无一真者,试之,用牝犬牵伏其上,则枯腊皮间阳茎挺举,方为真物。出山东登州海中,昔张江陵相,末年以姬侍多,不能遍及,专取以剂药,盖蓟帅戚继光所岁献,戚即登之文登人也。药虽奇验,终以热发,至严冬不能戴貂帽。百官冬月虽承命赐爰耳,无一人敢御,张竟以此病亡。”

明代学者王世贞和张居正生活在同一时代,嘉靖二十六年进士,先后任职大理寺左寺、刑部员外郎和郎中、山东按察副使青州兵备使、浙江左参政、山西按察使,万历时期历任湖广按察使、广西右布政使,郧阳巡抚,后因恶张居正被罢归故里,张居正死后,王世贞起复为应天府尹、南京兵部侍郎,累官至南京刑部尚书,卒赠太子少保。

戚继光在东南沿海抗击倭寇十余年,扫平了多年为虐沿海的倭患,确保了沿海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;后又在北方抗击蒙古部族内犯十余年,保卫了北部疆域的安全。

戚继光(1528年11月12日-1588年1月5日),字元敬,号南塘,晚号孟诸,卒谥武毅。山东蓬莱人。明朝抗倭名将,杰出的军事家、书法家、诗人,被誉为民族英雄。

沈德符搜集两宋以来的历史资料,仿欧阳修《归田录》体例,着《万历野获编》30卷、48门,另有《补遗》4卷。上记朝章掌故,下及风土人情、琐事轶闻,举凡内阁原委、词林雅故,以及词曲技艺、士女谐谑,无不毕陈。有明一代,尤其是世宗、神宗两朝的掌故,此编所记,最为详赡,是资料十分丰富的明代笔记。

十博,在中国历史上,明中晚期到清代数百年间,禁欲和纵欲并行。一方面,随着程朱理学思想成为官学而浸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,棼欲的理论达到了历史上从未有的地步;另一方面,明清两代又是纵欲之风盛行的时代,色情小说,春宫图册在社会上流行泛滥,服食春药,赏玩金莲风靡一时。人们极力寻求新奇的刺激,并乐此不疲。

张居正死后,后人修明史,《神宗本纪》用了一个“卒”。没有说明病因。

十博 1

张居正在任内阁首辅十年中,实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。财政上清仗田地,推行“一条鞭法”,总括赋、役,皆以银缴,
太仓粟可支十年,周寺积金,至四百余万
。军事上任用戚继光、李成梁等名将镇北边,用凌云翼、殷正茂等平定西南叛乱。吏治上实行综核名实,采取“考成法”考核各级官吏,“虽万里外,朝下而夕奉行”,政体为之肃然。史称“万历新政”。

对于张居正的历史评价,梁启超说:“明代唯一的大政治家。”黄仁宇:“世间已无张居正。”熊十力:“汉以后二千余年人物,真有公诚之心,刚大之气,而其前识识远见,灼然于国覆种奴之祸,已深伏于举世昏偷,苟安无事之日。毅然以一身担当天下安危,任劳任怨,不疑不布,卒能扶危定倾,克成本原者,余考之前史,江陵一人而已。”

张居正也未能免俗,他放纵自己的私生活和欲望,《明史》评价他“功在社稷,过在身家”,同时代的名臣海瑞对张居正的评价则是“工于谋国,拙于谋身”。都可以算得上一语中的,盖棺论定。

究竟是谁送媚药给张居正,现在也无法定论了。总之,明代中晚期开始,商品经济发达,有些地方还出现了“资本主义萌芽”,可见有钱的士大夫们
“饱暖思淫欲”,于是,三妻四妾,狎妓嫖娼就成了家常便饭。使用媚药,当然是这种世风流韵下的必然产物。

对于张居正之死,最多的说法是纵欲的结果。

嘉靖二十六年,23岁的张居正考中进士。

野史传闻:张居正有姬妾40多人,大吃媚药,燥热上下难耐,纵情床帏而死。死时“皮肤燥裂,如炙鱼然”。

《金瓶梅》是明朝社会现实的一个缩影,西门庆淫欲过度,最后不得不靠胡僧送的媚药来维持,结果精尽而亡。笑笑生这样写,是有真实的社会基础和现实的映照的。

导读:万历十年,公元1582年,明代万历皇帝首辅张居正去世,享年五十八岁。
嘉靖二十六年,23岁的张居正考中进士。
隆庆六年,明穆宗崩,年仅十多岁万历皇帝明神宗继位。

对于张居正之死,最多的说法是纵欲的结果。

沈德符明神宗万历六年生于北京,其父沈自邠系万历五年进士,授翰林院检讨,曾参与编修《左明会典》。正因为其父是一位史官,沈德符深受影响,自幼喜闻朝野故事,同当时士大夫及故家遗老、中官勋戚多有交往,近搜博览,博洽多闻,尤明于时事和朝章典故。

谭纶和张居正、戚继光都有很深的交情,而且也是张居正改革的拥护者,《明代社会生活史》中说,谭纶起初是从方士陶仲文处学得宫中秘方,行之颇验,后来,谭纶把这种春药献给张居正,才获得高官,任兵部尚书,而张居正服用此药后,身体逐渐枯瘠,最终身亡。

在中国历史上,明中晚期到清代数百年间,禁欲和纵欲并行。一方面,随着程朱理学思想成为官学而浸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,棼欲的理论达到了历史上从未有的地步;另一方面,明清两代天下女人心259又是纵欲之风盛行的时代,色情小说,春宫图册在社会上流行泛滥,服食春药,赏玩金莲风靡一时。人们极力寻求新奇的刺激,并乐此不疲。

王世贞和张居正有嫌隙,说的话未可全信。

《张居正传》:“亡何,居正病。帝频颁敕谕问疾,大出金帛为医药资。四阅月不愈,百官并斋醮为祈祷。”也没说是什么病。

张首辅服用的媚药,叫腽肭脐,俗名海狗肾。海狗,又名“毛皮海狮”、“毛皮海豹”或“突耳海豹”,食肉目鳍足亚目海狮科的一个亚科。因其体型像狗,因此得名海狗;由于又有些像熊,因而又名海熊。

嘉靖二十六年,23岁的张居正考中进士。

十博 2

这段笔记,除了张居正服用春药过度而亡外,还牵扯到明代另一个大名人:戚继光。

张居正和戚继光友善,是戚继光在朝中的后台。本来他镇守蓟门固若金汤,张居正死后,给事中张鼎思上言戚继光不应该放在北方,于是戚继光被朝廷调往广东。到万历十三年,给事中张希皋再次弹劾戚继光,戚继光因此遭到罢免,回乡后病死。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